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宝应大众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48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[宝应城事] 宝应歧视地图---2018进化版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8 16:06:5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
歧视地图并不是宝应地域内各乡镇的窝里斗,而是对家乡一往情深却又无处安放的傲娇。

自黑也不是有的黑没的黑为黑而黑,自黑是一个宝应人的自我修养。




宝应地处扬州北部,与总理家乡淮安接壤,用一句宣传片的话说:扼守扬州北大门。因离扬州有100余公里的距离,宝应人民似乎更愿意跟淮安勾搭一下,去淮安82医院看个病,到淮安汇通市场买点东西,这已渐渐成为宝应人的一种生活习惯。

要论宝应在周边的地位,南边的、东边的总会搬出一堆权威数据对宝应人说:看看我们这块,经济发展的比你们好多了。而宝应人一般都不会感到难为情,而是昂起头对他们说:吹什么牛B啊,一个宝胜就分分钟把你们压死了。西边的、北边的基本不会主动来攀比宝应了,宝应人头昂的高高的,心里不屑道:不是一个级别的,就不要废话了。



傍依大运河的安宜,是宝应的政治经济中心,查寻历史发现,竟然也有数千年的历史了。站在宝应运河大桥上远观南北,看风起云涌,竟生出一股指点江山的王霸之气。




安宜东侧的望直轻轻拉着安宜的手说:哥们,咱都是骨头连住筋的兄弟,你得带着我混啊。

安宜北侧的黄塍拍着安宜的肩膀:兄弟,我现在跟开发区都是一套班子了,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。

安宜点了根大叶子,咪了一口天之蓝:都是自己人。。。。。。




安宜翻开宝应歧视地图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:不就是个遥控器吗?现在喊出要做副中心的口号了,还能拿我当老大啊。人家山阳就跟我隔了个运河二桥,羽绒被子做的那么好,也没说要做副中心。

广洋、射阳、西安丰在东面站成一排,欲言又止。谁让我们离你们那么远的呢?我们也有拿手货,谁甘心一直当小弟呢?

广洋望了望天空,指着遥远的地方心中默默说:你们不晓得我们是石化管件之乡啊?

西安丰搓了搓布满老茧的双手,低声说道:别看我手上老茧这么多,要不怎么能搞出个水晶之乡呢?就你们这么高调,看看人家曹甸,默默地生产滑滑梯,真是从娃娃抓起啊。

射阳瞄了一眼湖水,面带不屑:五年后看我的吧,荷园那块忙拆迁呢,荷荡温泉旅游小镇全县就我一家,没空跟你们说这些不上路子的东西。




曾经的中港满脸委屈,终于忍不住了:大哥,你也总不能老是带着他们,而不管我了吧。你看看,过了中港大桥,多少年没有变化了。每天上下班都堵在大桥上,真感觉: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,而是你在桥这头,我在桥那头;你那边灯火辉煌,我这边黑灯瞎火···

别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,“各怀鬼胎”的样子,要是晚上碰在一起:走,一起,一人一瓶天之蓝。话还没说完,大家都开始掏香烟,望着老大哥安宜掏出的“大叶子”,大家默默把手里的软中华放回口袋···觥筹交错中,张院王局李校叫开了,每人都欢快地高升了...




宝应尽管北接淮安,但也还算是苏中地区。所以人们常说的侉子基本排除在外。作为北方人主食之一的面食尽管没有登上宝应人的主食菜单,但却以另外一种方式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
氾水一面生产着全球最多的遥控器,一面做着县城副中心的梦,还以一碗面条搅动着宝应人的味蕾。一部舌尖上的中国把胡家面馆彻底炒热了,每日天不亮就停满了前来品尝长鱼面的车辆,完全成了宝应吃货界的网红。店铺不大,但品尝的人总是要把汤喝完才舍得离开。




安宜看了这个场景,不屑一顾的说:面里加长鱼,还要加汤料。这样的面在我们这太多了,有本事下个光面给我看看?人医巷子里的马老头子下的面,人家就是一碗光面,除了面,就是水,但那个筋道那个味道,问问宝应人哪个没吃过哪个不知道?还要加什么长鱼加什么汤料,哪天让马老头子的徒弟教教你们怎么下光面。还长鱼呢,黑鱼面、牛肉面,还有其他的面,多的是了。

不过,安宜说的倒也是实话,马老头子的面馆偏居在一个巷子里,装修非常简单,只有早早赶来的人才能坐上板凳,后来的人基本是站着呼呲呼呲的把面吃完。

安丰站在边上,看着氾水,又去看看安宜,哈哈大笑起来。看你们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吃没吃相,一点素质没有,一碗面条有必要争来争去吗?人家不到你们店里能吃上面条吗?看看我们安丰的卜页,从外面回来的人哪个不带上十斤八斤的?扬州人吃早茶都要点上一份大煮干丝,人家吃的是品味。




最为孤独的当数大闸蟹和宝应的荷藕了。很难说清宝应湖大闸蟹是哪个乡镇的,也很难说清荷藕到底是哪个乡镇的最好,似乎给人感觉是无家可归的弃儿,但宝应人在外吹起牛来,一定会告诉你,宝应湖大闸蟹是中国十大名蟹之首,经常到阳澄湖洗澡呢;宝应是中国的荷藕之乡,尽管藕价连跌数年藕农满是眼泪,但丝毫不影响登上央视舌尖3。

无论是氾水长鱼面,还是马老头光面,或者安丰卜页宝应湖大闸蟹,哪怕是藕农爱恨交加的宝应荷藕,都因地域特征给宝应食客写上了鲜明的色彩。而无论是氾水,安宜,安丰还是其他乡镇,一旦碰到这道菜都不再纷争了。这就是宝应特有的黑菜!

黑菜,又称黑桃乌。无论是在家的宝应人,还是旅居在外的宝应人,无论是安宜的,还是氾水的,只要看到它,都会说:这是我们宝应的特产!你能说这是氾水黑菜、小官庄黑菜吗?不能,这是我们宝应的,全中国也只有我们宝应才有黑菜!无论你的车子是宝马还是面包车,春节离家后备箱里装的一定有黑菜。一道菜就把整个宝应人的情感串连在了一起,让大家都以宝应人自豪了起来。




看到黑菜,吃到黑菜,就是一种满足,就是一份崇敬,甚至还是别样的炫富。也许这就是黑菜传奇!

黑菜让宝应人的情感串连在了一起,还有什么是串连宝应人情感的呢?那应该就是酒了!




说到酒,安丰、曹甸,射阳马上站了起来,一副扯高气扬的样子,大有把南边的甩开几条淮江路的样子。开席了,曹甸媳妇站在安丰男人的身后,对射阳人说:你不要瞎灌我家老梁,我家老梁酒量没你大。说不大,也有大概半斤下肚了。这时,曹甸媳妇该出马了:你跟我家老梁不是一天的弟兄了,这杯我敬你!说是这杯,接下来又是一杯,曹甸媳妇硬生生的把射阳人喝倒了。

同桌的安宜、氾水此时都瞪大了眼睛,连说:我不会喝酒,我不会喝酒,明天早上我请你们吃面。小官庄夏集鲁垛柳堡在一旁谈论着他们的乱针秀、玻璃工艺品,好像喝酒与他们已经无关了。

回到家,曹甸媳妇与安丰男人吹开了:一半是湖水,一半是文化。玩水的地方跟我们拼酒量,歇息吧。




如果以安宜为界,东西向划分,似乎北片的酒量比南片的要大不少,不知道是遗传还是风俗?北片的人说不喝酒总是让南片的人充满了怀疑。但是能喝上的,总是兄弟长兄弟短的要把带去的酒喝完,然后晃晃悠悠的去茶舍玩上几局掼蛋。




在宝应人看来,没有是酒解决不了的问题;如果有,那就再来三杯···

来源:网络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Archiver|宝应大众网  
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Template by 宝应大众网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

Powered by Discuz!X3.1( 苏ICP备13059641号-1 )QQ

扬州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扬州市公安局网监备案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